□張敏
  最初對法官的印象,來源於情節精彩的港片:全體起立後,頭戴假髮、一臉肅穆的老法官緩緩進場,端坐在審判台正中間,從頭到尾透露著穩重淡定,一句經典臺詞是“本庭將告你藐視法庭”,還有一句是結束時“根據陪審團的意見,本庭宣判被告人……罪成立”,法槌一敲,搞定。用現在時髦的話說,完全是高端大氣上檔次,年幼的我遂產生懵懂的嚮往。
  就讀政法院校後,第一次聽說法律還分為不同的體系,比如中國內地採用大陸法系,而中國香港則為英美法系,然而對他們的認識也僅僅停留在了書本上,並未妨礙內心深處渴望敲擊法槌的念想,等到畢業,毫不猶豫地報考了法院並幸運就業,竊以為,夢想又近了一步。
  最初是當書記員,跟著法官學習文書送達、開庭記錄、整理卷宗,於是乎第一次看到了在莊嚴的法庭上突然破口大罵的原告、看到了拒不開門的被告、看到了一問三不知的證人,鮮有慷慨激昂的法庭辯論,更多的是喋喋不休的家長里短,與我印象中的“高大上”完全大相徑庭,於是內心打起了小鼓,然而沒有親手敲響過法槌,還是不甘心。終於,經過了一系列的學習培訓考核,我拿到了蓋有鮮紅印章的任命文件,與好友大吃一頓以示慶賀,那個時候,快樂還是比較單純而直接的。
  初任法官的喜悅和驕傲沒有經過幾次法槌聲就所剩無幾了,離婚案件可以吵得你頭暈腦脹、贍養案件氣得你恨不得踢不孝的子女幾腳、侵權案件你無奈地發現原告很可憐而被告真沒錢。這樣的時候突然發現,要如港片中老法官那般惜字如金是不現實的,而那句經典臺詞也完全無用武之地,對我們而言,當事人不懂的要解釋、當事人激動的要控制,最終達到化解雙方糾紛的目的才是第一位,除非必要,告當事人藐視法庭不是給自己添堵嗎。再說陪審團,中國內地法院目前是沒有的,作為法官必須得自己作出案件事實裁判、承擔風險。現在想來,並非香港的法官當得容易,還是不明就里的自己當初被電視劇忽悠了,奇怪的是,我好像對此並不介意。客觀來講,大部分的當事人是講道理聽解釋的,更多的案件通過我們的工作結果是握手言和,是定止爭甚至是懲強扶弱的,這樣的時候依然有過喜悅和驕傲,更多的卻是漸漸懂得了這份職業的責任和意義,也許這也是另一種“高大上”呢,於是更加釋懷。
  又是五年過去了,作為法官,面對形形色色的案情和當事人時,高興過、委屈過、感動過、憤怒過、驕傲過、無奈過,也曾抱怨案件太多壓力太大,而工資似乎一成不變,然而,看到學法律的同學們在其他行業或光鮮亮麗、或輕鬆悠閑時,內心卻從未真正動搖過,也許是心中那個夢依然在吧。在某次講座上曾聽到這樣一句話,出自國外某法學大師之口,大意是世界上再沒有一個職業能像法官一樣,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到不同的人生故事、接觸到人性的本質,如此想來,作為法官,也許沒有“高大上”,但至少生活是豐富的。如今,看到關於法院或者法官的負面報道時,仍然會不由自主的為其爭辯、表示理解抑或責怪其為這個行業抹黑,想來,至少現在的我依然是發自內心的熱愛這個職業的吧,而能從事自己喜愛的職業,實在應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  (作者單位:重慶市榮昌縣法院)
  (原標題:我的法官夢)
創作者介紹

台南

smgijldn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